制造业嬗变的思索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人在制造业上赚的钵满盆溢,钱多得好像纸,以至于跑出日本列岛狂购,直吓得美国人连连惊叫:日本人要收购美国。谁知好景不长,一个金融风暴,日本丸沉了底。有人说,是泡沫经济使然。然而,泡沫消失了也没见日本丸被打捞上来。

  日本人之后,印度在IT业霍然崛起,世人为之瞩目。究其原因时,有人在立论上剑走偏锋,认为应归结于印度人英语较好。英国人的英语难道不比印度人好?何以不见大不列颠软件风行天下!

  常常慨叹世事多变,也常常自叹吾侪愚钝。大千世界千幻万变,是什么力量导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即使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

  去年年底,山东省继浙江省之后提出,要让山东成为制造大省,要让MADE IN SHAN DONG畅销世界。近日,河北又提出要叫响河北制造。初闻,欣喜;再思,隐隐觉得制造大省的后面省略了点什么。

  制造业,按其水平分为精密制造、标准制造、普通制造3个级别。

  精密制造,以日尔曼人和北欧为代表,德国的汽车、瑞士的手表,以及他们的精密仪器等等,都牢牢地占据着精密制造业的顶端。日本的精工表塞抠、塞抠地在电视上唱了多年,至今没有塞抠过瑞士手表。至于汽车,电影《大腕》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业主不是开宝马,就是开奔驰,你要是开一辆日本车,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

  日本是标准制造业的代表。日本人认真,讲究秩序,注重时间,社会阶层分明,对劳动有足够的尊重,标准制造业所要求的秩序、认真、控制、时间、持久劳作恰恰与其吻合。在质量管理上,日本人将标准制造发挥到极致,在车间里行走,一分钟走几步,一步几十厘米都有标准规定。于是,当上个世纪中叶,机会到来时,日本制造的电视、汽车、录像机、音响等等,便迅速充盈了世界的各个角落。美国汽车商人甚至抱怨:日本人不是在卖汽车,而是在卖火柴。

  然而,是什么力量使日本制造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渐行消退?

  其一,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经济上的崛起,欧共体与欧洲贸易联盟开始寻求市场合作。到上个世纪末,欧洲贸易联盟轮廓逐渐清晰,并随着全球化的步伐开始全面遏制日本的攻势。日本产品随之淡出欧洲。其二,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始释放其积压多年的生产潜能。于是,普通制造业在中国以不可遏制的热情迅速崛起,在赢得了世界工厂地位的同时,进一步压缩了日本产品的空间。在这种上压下挤的空间里,日本制造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在技术含量低,制造工艺简单,社会需求广泛的普通制造业方面,中国的快速成长赢得了世界的普遍赞誉。中国制造的彩电、冰箱、微波炉、摩托车、自行车、服装、皮鞋、打火机等等,已经成为一批地区的出口支柱产业。在这方面,沿海一带,尤其是浙江、广东、山东等省走在了前面。

  中华民族是非常聪明的民族。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完整地保存下来。几千年来,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精神传承也根深蒂固地烙印在角角落落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对于文人来说,是儒道互补;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随遇而安,是以机智化解困苦的平和。

  然而,相对于制造业的秩序、纪律、控制,中国人的一些习性又往往与之冲突。凡事以随意为好,较真往往是涵养欠缺的表现,差不多就行了常常是人们的口头禅。即使乘飞机这样的大事,能有次正点就算是幸事了。有个例子:我的一位朋友在德国乘长途汽车,也拿中国的惯例赶奔汽车站。由于堵车晚到了一分钟,汽车站已经空空荡荡。于是,我的朋友找到车站责问汽车为什么提前发车。一位白发的德国老人怔怔地看着我的朋友说,几十年来,我们的汽车从未早发一分钟,也从未晚发一分钟,年轻人,请您诚实地校准手表。

  鸡年正月初七的央视新闻中,有一条说的是浙江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即发展科技含量高的、没有生态问题的制造业。前一段时间,也有人就制造业的梯次转移发表文章。然而,无论先进制造,还是梯次转移,其立论固然高妙,但恰恰没有论及制造业所依赖的人。这就像中国足球理论和洋教练高妙得一塌糊涂,而中国足球却充斥着假球、黑哨与不入流的水平一样。我曾在一家知名制鞋企业门口看到这样一幕:午饭后,一位赤裸上身的年轻人叼着烟开着摩托车,身后坐着的年轻人则穿着拖鞋。摩托车驶入厂门,两个人踢踢踏踏地走进生产大楼。与此对应的另一幕发生在德国慕尼黑的晚上,一条很安静的街道,一个行人站在红灯下,虽然街上没有一辆汽车。问他为什么?他说,也许就在某个窗子后面会有我们的孩子在看着我。

  差别,就在这里。我的友人、知名学者曹世潮曾将其归结为文化差异。

  猴年将尽时,松下公司带着冰箱、洗衣机、空调、吸尘器、微波炉等白色家电到中国巡展。他们在解释这一行动时说:这些产品目前中国还不能生产,原因是技术含量高,对制造工艺要求高,而中国家电业的制造水平尚达不到要求。中国还只能说是中低端家电制造大国。

  面对世界工厂、制造大国的称谓,我们是该去掉一些浮躁,平添几分冷静了。既然我们准备进入制造业,我们就应该清晰地了解文化在制造业中的基本特质。在我们勾勒制造业前景时,我们是不是也该从企业的文化、制造业的文化做一些战略性的规划呢?这文化不是黑板报,不是企业报,而是一种自觉,一种可以达成共识的、足以严谨每一个从事制造业个体的观念、行为的自觉。比之提高技术含量,人们旧有观念的颠覆更为艰难、复杂。

上一篇:德赛西威:工业4.0指引公司未来_5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